(03)竟然無意間幫助了警方破案?!這下真的見鬼了!!

我大略把我那天遇到那個凌波麗風格的少女,並且嘗試拯救她的事情跟那個年輕的警察說了。他雖然一臉的不相信,但還是把我的話用筆記本紀錄了下來。

『我重複你所形容的那個少女的樣子,就是一個普通的國中生,左邊眼角有顆痣,面無表情的少女。對嗎?』年輕的警察問道。

「是的。」

『你的形容太空泛了,唯一能用的大概就只有左邊眼角的痣了。不如等你出院了後,才到警署來跟我們做拼圖,好嗎?』年輕警察在說"左邊眼角的痣"的時候,順便用筆戳了戳自己左邊的眼角下方。

「也是可以。不過你們就不會去調查那一帶附近的學校嗎?搞不好就是那幾個學校的學生呢?」我提議道。

『也有可能是在更遠的學校過去那裡自殺的,我們做警察的不能那麼武斷的排除這種可能性。』年輕警察用筆推了推他的額頭。

『問話怎麼樣了?』老警察這時候走了進來,但他還沒走近我就聞到了一股濃厚的香煙味。

『他說那天他是因為想要救人才意外掉下去的,所以否認自殺。』年輕的警察站起來向對方敬禮後說道。

『太麻煩了。我們直接當成意外事件就好,反正當時後天橋的一個欄杆也斷了,就把他當成正好靠在的欄杆斷掉,而導致他跌下撞到那巴士的就好。』老警察若無其事的說道。

『這樣啊...雖說上頭是可以接受。但是那個巴士的乘客們不一定善罷甘休的,還有新聞報導出來後的那些網民,新聞出來後不用一天的時間就把他人肉搜查出來了。』

「等等,什麼巴士乘客?我不就只是從天橋跌下罷了嗎?什麼時候扯上了巴士和乘客?!」我在聽到的瞬間下巴都快掉下來,我什麼時候還扯上了巴士?!

『哦?沒有人告訴你嗎?你從天橋墜落的時候被一輛高速行駛的巴士撞上了,造成一人死亡,二十餘人受傷。』老警察輕描淡寫的說道:『不過也不知道是你好運還是我們好運。經我們調查,那個死者是偽裝成巴士司機的瘋狂殺人逃犯,你這一跌就把一個連續殺了十多人的通緝犯給撞死了,倒是幫我們省了不少工作。』老警察說道。

『欸?老大!這件事我倒沒聽說過!什麼時候得到的消息啊?』年輕警察連都筆也掉在地上,證明他所受到的驚嚇不下於我。

『這是剛剛才得到的消息,我也是被嚇了一跳。鑒證官在事隔一年後才確認了那死者的身份,預計明天就會上報了吧?』老警察一臉淡然的說。

我說這種工作效率真的不要緊嗎?會不會是覺得那通輯犯怎麼一年了都沒有出來犯罪,所以才開始調查無名屍體的身份才偶然發現的吧?!

「那麼...還有關於到我的事嗎?」我弱弱的問道。

『還是要看那些乘客會不會告你。不過如果告訴他們其實你才是救了他們的人,那種驚訝程度不會比我們差吧?』老警察把手放到年輕警察的肩膀上繼續說:『我們先回警局一趟好了。明天我會派人來幫你做臉部拼圖,然後再幫你調查那個女孩的下落。』

『可別小看我們警察。我們找人的能力可不比那些網民的人肉搜索差!只是通常他們都在我們得到上頭委派任務的時候就幫我們找到了罷了。』年輕警察說道。

『好啦!好啦!我們不要阻礙別人休息了。穆先生,你就先好好休息吧!順便回想一下那女孩的樣子,我們的夥計明天回來哦!』老警察說完後就連拉帶拽的把年輕警察帶了出去,六人病房再度剩下我一個人。

「那女孩的樣子啊...」我躺在病床上閉起眼睛慢慢回想。

眼睛睜開已經是晚上的事了。床位比較接近窗口的我,剛好可以看到懸掛天上的月牙。而我的床邊就坐著一個人,眼睛瞪得老大的看著我。我幾乎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卻只是看到了那對眼睛。

「啊......」我都還沒來得及叫出來,嘴巴就已經被對方的手壓著了。從我的臉部的觸覺可以感覺到,對方的手很小,而且冷冰冰的,感覺就是血壓不高的那種。

『是我。』冷冷的語氣讓我瞬間回憶起對方究竟是什麼人。

那個玩命站在天橋欄杆上,幾乎把我給殺了的三無巨乳!

『我對你救了我這件事表示感謝,也對造成你這般傷痕累累感到抱歉。但是,無論是你,還是警察都沒辦法找到我的。』那個三無巨乳語氣依然讓人感到透骨的寒意。

她的手還按在我的嘴上,我沒辦法反駁。

『無論你們怎麼調查,從樣子下手還是發動全國人民的大調查,你們也頂多查到那座天橋的外號。』她越說話,身體就越朝我靠過來。當她說完“外號”的時候,我們兩人的額頭已經貼在一起,而她的雙眼也死死的直盯著我的雙眼。

從她的從頭不斷傳過來的寒意,讓我不斷聯想到一些很不科學,也很可怕的事情。如果她真的如我所想,真的那麼恐怖的話,那麼剛剛她所說,絕對無法找到她的話就扯上了!

『我需要再感謝你一次,怎麼說都是因為你幫助我脫離了那個輪迴,我再也不用一直死下去了。』三無巨乳已經整個人趴到我的身上,她的無論是體溫還是語氣都是冷冷的。

『怎麼了?你的腳熱熱的,而且額頭的溫度也掉了?』

我想告訴她的是,我現在恨不得就趕快逃離這個地方!我撞鬼了!我竟然為了救一個已經死了的鬼而弄得遍體鱗傷!怎麼會這樣?!而且現在還真的名符其實的“鬼壓床”,讓我無法掙脫!

『正如你所猜的,我已經死了。原本死了的人,會等待安排轉生。可是,像我這種還沒活到應有的年齡就死去的人,作為懲罰就必須每天重複生前的死法。我是在那座天橋跌死的,所以我必須每天在那裡跌下死亡。』

我靜靜的聽著,雖然她依舊面無表情,說話也沒有感情,但偏偏她這種像是說著日常生活一樣的語氣說著那麼痛苦,讓人無法想像的事情,反而讓我對她產生了一點同情。

有誰能夠一直持續每天都用同一種死亡方式去“死”卻不會崩潰?若換作是我,我也無法接受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直到,你的出現。』三無巨乳繼續說道:『那天你救了我後,我感覺到身體的某些東西被抽離了出來,接著天橋的欄杆就發出了巨大聲響,兩側的接口瞬間斷了,而你則跌了下去。但就在你掉下去的同時,一輛飛馳而來的巴士就把你迎面撞上,玻璃碎了一地,巴士却顿时停下。后来我才发现,当时你撞死了那个司机,也无意中拉下了煞車,才讓那巴士不至於毀於一旦。』

聽了她這麼說,我完全沒有印象。因為我腦裡還記得的片段,就在掉下天橋的瞬間斷掉了。什麼撞死司機,拉到了煞車之類的,我完全記不起。

『那個司機的身份也是最近才被發現到,根據當場的證物顯示,那個司機實際上已經準備了槍械藏在巴士裡頭,甚至還有同夥在目的地等待。就因為你這麼一撞,那司機死了,全部乘客也得救了。』

可代價是我受了重傷,躺在醫院裡差不多一年了耶!在警察們還未查出那個司機的身份以前,我大概還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說三道四吧?

『我的話說完了。』三無巨乳女鬼說完這句話後就鬆開了她的手,並從我身上下到床邊。

『我們應該不會再見了。你就自己想辦法跟警警察解釋吧!』說完後她就頭也不回的,走進並消失在黑暗之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蕃薯蟲 的頭像
蕃薯蟲

蕃薯裡的一條蟲

蕃薯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