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UTAR进新血,

然后马大医院也来UTAR觅血。

 

UTAR进的新血自然是学生,

马大医院的目标当然不是学生,

而是他们的血。

 

活动从26号到27号,

早上10点到下午4点。

 

由于我上次Sem 1的时候朋友说没满18要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没有捐到,

所以这次我去捐了。

 

一开始要填form,

里面要写明有没有艾滋和什么B型的,

我样样都没有,

所以很快就交表格。

 

然后量血压,

正常人的血压,

体重(没脱我那重到死的工地鞋)是大约少过75

如果减掉鞋子和身上手机和书包的话(喂!你带书包去量体重啊?!)……

 

之后验血型,

虽然我一早就知道我自己的血型是B+,

但程序上还是要验。

 

验好后就给我三的袋子,

一个创可贴,

叫我去一张可以用来躺的椅子上躺下等人服务。

 

躺下后护士来帮我把左手手臂绑上跟量血压一样的东西,

然后启动,

手臂被压,我手上的血根就冒出来,

然后护士用一支针往我手上的一根血管注入不动什么鬼药,

然后再把能让我眼睛瞬间睁大的尖利的管硬硬插进刚刚被针刺过的地方。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还好那边怕我们无聊,

有放一个新加坡电影。

讲一个患了乳癌的女人怎样劝另外一个靠拍胸罩广告红的,

一样中招的女人割掉她奶的情节。

(抱歉,我看的时候就是这情节)

 

看到一半,

一袋血抽满,

护士来帮我拔掉插针,

然后叫我用棉花按紧伤口一段时间,

然后我又趁机看戏。

 

然后终于没有血涌出来了,

换上了创可贴,

过后给人叫去吃东西。

一个面包,半杯Milo就打发了我=="

 

准备回家的时候,

我觉得人生需要疯狂一下,

所以我没有听医生的劝告—不要做激烈运动,

拔腿跑到Asiajaya车站去,

途中竟然没有出现医生所说头昏的情况,

只能说我身体太强健~

哈哈~

 

晚上告诉了维绮,

她说我不是疯狂,

而是找死(怎么这么像《檞寄生》的情节》)……

然后我觉得很内疚然后向她道歉,

并保证以后不会那么找死。

 

注:昨晚跟维绮sms到太晚所以没有update,所以今天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蕃薯蟲 的頭像
蕃薯蟲

蕃薯裡的一條蟲

蕃薯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