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上次当临演是当:

从凶恶到无聊、群殴然后被人群殴、追人来打、被人偷袭、被主角摔在后巷的流氓。

而这工作是老哥通过一个uncle得知的,阿man也参与其中

原本以为这事情告一段落,结果今天早上收到了老哥的一封信息,叫我打电话给那个当初联络我哥的uncle

我还道是他要补钱给我,所以兴致勃勃地联络了他

一开始他还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没有记录我电话号码的原因吧?

我跟他说了我是谁谁谁的弟弟后,他就以一个“恍然大悟”的“哦”回答了我,然后直接劈头来一句:“甘亚雷大罕某?”

嗯,翻译过来大概就是(直接放中文好啦!)……今天你有空没?

我就回答他说我今天没空

他又问我:明天呢?

我很清楚明天我会闹到很夜,所以又回答他说没有空

他好像不怎么耐烦了,直接问我几时得空

我就考虑了不到一秒后告诉他说只有星期六和日

他就回了我:ok!ok!那到时再联络!

就挂电了

这对话让我思考了整个车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蕃薯蟲 的頭像
蕃薯蟲

蕃薯裡的一條蟲

蕃薯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n
  • 他的人说话很快很大声,他打来的时候我也是很怕得罪他。所以也就慢慢说,心平气和的说。而且我也是回答不得空收场,不过我最后还加了一句“对不起,不好意思”收尾。

    过去了就算,别一直想。=)
  • 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以“亁笑”应付的啦

    蕃薯蟲 於 2013/01/17 23:03 回覆